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有老公的小芹出轨经历

有老公的小芹出轨经历

日期:2017-09-17   来源:色撸撸帝国色情   点击:加载中

简述:

我叫小芹,是一个快三十岁的家庭主妇,娇小的身材,甜美的脸蛋。青春期的时候经常为了胸前两个不大的奶子着急,不过随着结婚,如今两个奶子也不算小了。

  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和一个偶然认识的小开,经过一段时间不伦不类不正当的暧昧关系之后,最终,我还是把他的“枪”吞进了我那无比性感的黑色小“嘴”中,我出轨了!

  我最近发现,拜读别人的小说已经无法满足我越来越重口味的欲望了。难道以后的我只能靠自己写小说来派遣我越来越重口味的欲望了吗?

  在经历了初中男、超友谊之后,这一次和小开的出轨经历我觉得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所以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前段时间一个闺蜜过生日,她生日那天晚上她邀请了我,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她的朋友们一起吃饭唱歌庆祝生日。

  晚上唱歌的时候,大家都交谈或者唱歌玩的很开心。

  我并没有参与他们的交谈,而且始终一首歌也没点过,也许这就是婚前与婚后的差别吧。

  婚前的我,在闺蜜的Patty上,我很习惯于扮演女二号的角色,因为我挑的闺蜜都是比我漂亮的,所以让她们去当女一泡男一的时候,我当当女二泡泡男二男三也是极好的。

  已经结婚的我,结婚以后除了工作就是在家陪老公,不过老郭他挺忙的,经常出差,但是就算老郭出差,我也很少跟姐妹们一块出来玩。

  更多的时间,我都是一个人宅在家里上上网、看看剧什么的。

  怎奈,树欲静而风不止,有一位颜值还不错,举止也很绅士的男生,虽然不是他的聚会,但他却成为了在场许多女生的焦点。

  说实话婚后的真的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去八卦这个男生是何许人也何方神圣,但是长舌的闺蜜却忍不住在我耳边不停的吧啦吧啦“你看见那个小开没有,有颜又有钱……吧啦吧啦”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自热就瞬间秒懂了在场的其他女生为何要像蜜蜂一样环绕在他的周围,当然,有了老公的我并没有多大兴趣和其他女生一样。

  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他的身上以后,反而我显得格外的轻松,结婚以后的我,真不是一个喜欢这么热闹的人,坐在一旁冷静的看着他们玩的那么热闹,我渐渐的想要淡出人群。

  正在我落得清闲悠然自得的时候,喝的有点茫的闺蜜居然跑过来问我咋不唱歌,我无奈搪塞称最近嗓子不太舒服。

  怎奈在闺蜜热情的再三邀请下,我终于还是答应献唱一首祝贺我亲爱的闺蜜生日快乐。

  反正大家也玩的热闹,哪顾得上谁在唱什么歌呢?我就悄悄的点一首偷偷唱一下不就好了。我在心里这样打着我的如意小算盘。

  人算不如天算,小喇叭似的闺蜜不知是酒精上了头还是听说我要献唱感动了她,居然拿着麦克风大声的宣布“我们家亲爱的小芹,现在要祝贺我的生日献唱啦”

  这样一来,让不愿意成为焦点的我,强制吸引仇恨成为了暂时的焦点,我的脑袋上瞬间出现3条黑线。

  好在平时唱歌还不错的我,即使闺蜜不说,我也会自己点来唱一唱。由于成为了焦点,那我就得好好斟酌一下唱一首什么歌才好,女孩子一般当然是要唱女歌手的歌咯。

  正在我犹豫不决时,在蜜蜂堆里的小开,不知识借此机会落得清闲还是说早就想要来撩我,居然主动坐到了我的身边。

  小开很客气问候,我尴尬的点头回应,闺蜜却因为我迟迟没有献唱而急躁的自作主张跑去给我点歌。

  当投影上出现一个胖子抱着一把破吉他出现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没想到她居然给我点的是李晓杰的《朋友的酒》。

  当“昨日~一去不回头~哦也~~”的歌声响起的时候,我整个人当然是一万个拒绝的,小开却殷勤的在我身旁谦虚的鼓励我说“朋友生日唱朋友的酒挺应景的”

  我“呵呵”的苦笑着尴尬的唱完第一段的歌词,小开适时的拿起另外一个麦克风唱起了第二段歌词……然后就这样我一段他一段的把这首喝茫了的时候倒是挺爱唱的歌个尬完了。

  尴尬癌发作的我,立即借着尿遁就盾去了洗手间。

  当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我发现他居然站在洗手间门外的不远处,我并没有打算和他打招呼说个“好巧啊”之类的话,低着头快速径直的准备要向之前我坐的位置走去。

  他很自然的走到我身边,我自然的屏住呼吸心想“怎么难道大庭广众之下想要壁咚我不成”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小开开口说道:“用你手机打一下1XXXXXXXXXX这个手机号码吧”

  我呼了一口气“呼,原来是借手机”处于是我朋友的朋友,我也就直接照他说的拨通了那个号码,拨通之后居然发现是他的手机在他口袋里响了起来。

  他摸索了一会拿出手机对我说:“谢谢”,虽然一脸茫然的我根本就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既然人家已经说了谢谢我也就礼貌点了一下头终于回到了我的座位上。

  之后的聚会依然是大多女孩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我和闺蜜打了招呼就先回家了。

  过了好几天,我都已经把我曾经用自己的手机拨打过那个小开手机号码的事忘记了,这时收到那个小开发来的问候。

  因为是陌生号码,我只能礼貌的询问对方是谁,结果对方遍主动说明了他是上次聚会时的那个小开,接着就表示他什么鬼和我很有缘分认之类的鬼话希望和我交个朋友。

  我则很礼貌的告诉他我除了工作还要陪老公,如果我们共同的朋友再次邀请聚会的话也许我们还能再见。

  他倒是出奇的没有再纠缠我,也是很礼貌的回应了一句说期待再次和我一起愉快的玩耍。

  随后的日子就是大概每过几天就会收到他发来的一些很随意的闲聊,我则是,如果老公和我都休息就不搭理他,如果一个人休息在家,就随便和他闲聊一会。

  就这种闲聊持续了一段时间,毕竟他也是很绅士的一个人,而且,确实是很普通的闲聊。

  日子久了,他曾经提出过几次休息的时候一起户外运动的建议,我也都拒绝了,拒绝过几次之后他依然热情的邀请我同他一起户外运动,我也实在找不到什么借口再拒绝人家。

  随后的日子里我和小开就一起慢慢的开始参与打羽毛球,钓鱼,喝茶,散步之类的休闲运动,傍晚的时候还会一起骑双人自行车。

  不得不说,适量的运动确实让我闲暇的日子过的丰富了不少,而且似乎和他也互相熟悉了不少。

  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他打来的电话,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是了解我作息规律的,我也很信任他的习惯,他几乎不会打扰我工作的。

  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他会在这个时候给我打来电话,接通电话的时候我被电话里的声音愣了一下,我居然明显感觉到他在哭泣?

  简单的询问之后,他告诉我,他姐姐被父亲安排和一个年龄相差不小的男人相亲?他和姐姐感情很好,因为姐姐这件事情他和父母发了很大的脾气,然后一个人离家出走。

  他告诉说,他现在一个人在酒店,并且心情很难过,我确实能通过电话里听的出他哭的很伤心,大概猜也猜的到原因,有钱人家的女儿,真的能过的很幸福的那都是在电视剧里。

  想想也好笑,像他这种平时身边苍蝇、蝴蝶、蜜蜂一堆的小开在这种时候居然想到要跟我打电话倾诉,朋友一场他在这种时候选择向我哭诉我自然也得安慰他一下。

  我请了个假直接从单位里出来就径直去到他所说的那个酒店那里,敲开他住的房间门,就看见他哭的泪流满面。

  嘿,看到一个平时风风光光的大男人哭成这个熊样,我也是一脸茫然的,无论如何我也只能一边安慰他一边在床边坐下。

  虽然我已经知道是因为什么事,但是哭的这么伤心还是让我有点意外,他告诉我说他父母要强行给他姐姐安排婚事,我觉得这种事虽然很不对但是也不至于哭成这样啊。

  他继续说,从小父母就安排了他和他姐姐的学习,他和他姐姐的工作,如今连他姐姐婚事都要强迫安排,说到这些他哭的更痛苦了。

  他哭的伤心的时候,头自然的靠在我胸前和我搂在一起,我也只能母爱泛滥的安慰他拍着他的背。

  他继续跟我倾诉他成长的伤心事,废话,谁的成长不都是伴随着伤痛,我也不例外啊,不由得我内心也回忆起我小时候经历的一些成长的伤痛。

  被他的感染,触动了我内心脆弱的神经,我也莫名其妙的跟着他一起哭了起来。

  他时不时的帮我擦拭划过脸颊的眼泪,随后居然搂着我亲吻了起来。

  我没有回应他的亲吻,也没有拒绝,回忆着成长的伤心事,我也是伤心不已,而亲吻着我的他也能感同身受他所承受的那份痛苦,即便我的家境比不上小开。

  我们双方居然用这样一种荒诞的方式互相安慰,随着亲吻,他的手不规矩的在我身上游走起来。

  他隔着衣服轻轻的揉捏我的胸部,我能感觉到乳头在他隔着衣服的揉捏下慢慢的挺立了起来,这使得我更敏感的受到他随后的每一下揉捏的刺激。

  欺负过我的胸部之后,他的手又转移战场,来到了我隔着丝袜的大腿上。

  他的手温柔的在我隔着丝袜的大腿上来回的轻轻的抚摸,这种温柔的抚摸让我两腿酥酥麻麻的。

  我想要抗拒这种酥麻的感觉,同时却感觉到我的内裤渐渐的被浸湿了。

  他的手继续温柔的在我隔着丝袜的大腿上游走。

  当他企图伸入我的裙子时候,我用手将他的手推开了。

  被我推开以后他任不放弃,依然一次又一次的企图向我裙子里伸去。

  我坚决的一次又一次的推开他,反复了几次他的手离开了我的大腿。

  过了一会他的手拉着我的手向他裤裆的位置拉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把自己的阴茎暴露出来,他正在拉着我的手去接触他的那个东西。

  发现了他的意图之后,我立刻像清醒了一样,我挣脱他的亲吻,不过我居然笑了出来,已经结婚的我自然什么都明白。

  我笑着说:“玛德,你哭的这么伤心的时候,还TM有心思想这种事啊?”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再次亲吻我,同时依旧是拉着我的手去接触他的那个东西,我的手也是努力挣脱他的控制。

  就如此挣扎了几次,最终终于还是被他的手牢牢的把我的手握在他的男性生殖器上,瞬间我就感觉到手心里像握住一团火一样,热热的烫着我的手心,他那个东西还时不时一跳一跳的。

  他慢慢的松开了我的手,我居然忘了我还握着他的命根子,我就这么一直握着他的那个东西,没有松开也没有动。

  这时,腾开手的他直接将手深入我的裙子,隔着丝袜和内裤不停的用手指轻轻的抠弄我浸湿内裤的阴部。

  他抠弄的并不是那么温柔,我居然担心他会弄破我的丝袜,我就赶紧开口道:“你别把我袜子抠破了,喂!”

  他依然没有回答,而是挪开手来到我的腰间,他抓住我的裙子,慢慢的向下褪去。

  我下意识的抬了一下屁股,没想到他把我的裙子袜子内裤一起都脱掉了。

  这时,他把被我的手握着的阴茎从我手里拿开,同时他也调整姿势移动到了我的两腿之间。

  他拿着他的“枪”,指着我无比性感的黑色小“嘴”,我的黑色小“嘴巴”现在正被一个老公以外的东西顶着。

  被老公以外的东西指着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莫名其妙的感觉,好像也并不完全是舒服,但是心里莫名的紧张使得我那里越来越湿润了。

  他轻轻的在外面摩擦我的阴唇,不一会就让他的阴茎也因为我而变的湿润了。

  他在外面轻轻的画着圈圈,而我却越来越湿约来越滑。

  他突然直接滑进去了一大半,然后又慢慢的推送到底,第一下进入我就差点翻了白眼。

  随着他的进入,我才意识到,完了,一切都已经晚了,我出轨了。

  脑袋空白了一瞬间,接着我开始飞速思考着。

  我爱他吗?当然不爱,我们只能算是比较聊的来并且不反感的朋友啊。那生理上我快乐吗?也不啊,老郭各方面身体条件也不差,若要真比起来,小开似乎还差着老郭几分呢!

  那我今天这算是怎么回事???

  这时,我居然想起了一个相处了10多年的男性朋友,并且想起了他的一句鬼话“小芹,只发生过一次的事情,就像没发生过一样啊,你别总是什么小事都放在心上”

  “天涯”的这句鬼话,当时肯定不是用来形容我此时此刻的这个处境的,不过我竟然鬼使神差的把这句鬼话引用到此时此刻,用来宽慰我出轨的心灵。

  不过他并没有给我太多胡思乱想的时间,因为做爱这件事,并不是男人一下子把阴茎插进来就完事的啊。

  随着小开的拔出,和再一次的插入,我从胡思乱想中清醒过来,感受到肉与肉的摩擦给我带来的快感的一瞬间,我又被另外一个想法吓懵了!

  “小开,套!避孕套,小开!呃……!”

  他并没有回答我,也没有停止对我的侵犯,而是用一记强有力的撞击把我没说完的话从我的阴道里怼回到了我的肚子里。

  随着他时儿快时儿慢的抽插,我渐渐的丧失了扞卫女性尊严的体力,随之而来的只有我越来越重的喘息声。

  他用他那根比不上我家老郭的棒子侵犯我的下体的同时,两手也一刻没有闲着的脱掉了我的上衣。

  当我的一对乳房暴露在空气中的时候,很快他遍分别用两个手指拈住我的两个乳头。

  随着下身活塞运动的进行,他的两个调皮的手指不时的捏一捏,搓一搓,最后再轻轻的就撤一下我的乳头,把我压在他身下的床上折磨的死去活来。

  由于乳头上传来的刺激,再加上出轨带来的紧张,我下体那张黑色性感的“小嘴”竟然不争气的轻微蠕动着,吮吸他那根比不上我们家老郭的“枪”.

  这种吸死人不偿命的蠕动,似乎是的小开获得了无比的快感,我的体内竟然能感觉小小开的阴茎在我的滋润下,又胀大了几分。

  随着胀大了的阴茎不间断的做着没有规律的活塞运动,摩擦的我的肉壁又热有痒,我用最后一丝意志努力的克制着一波一波要将我吞噬的快感。

  强烈到让人窒息的快感,加上出轨偷情带来的莫大的刺激与紧张,让我的身体产生了很不妙的反应。

  我这淫贱的黑色纯正的性感“小嘴”,老郭平时可没少喂饱你,你居然怎么可以在老郭以外的男人的抽插下,居然在略微的收缩。

  感受到我由于收缩变的紧致的小开,丝毫不浪费这享受我肥美鲍鱼的绝佳机会。

  伴随着强力的摩擦力,每一下拔出都把我的肉壁带出阴道口,随着每一下插入,又把它们送回到大阴唇的包裹下。

  感受到小开火热肉棍的热情,我淫贱的“小嘴”不住的更加卖力的吮吸着小开的“枪棒”,不争气的“小嘴”不受控制的蠕动,就好像肚子里的盲肠不受控制的自由蠕动。

  我无法控制下体疯狂的吮吸小开的肉棍,最终像紧箍一样牢牢的困住小开的肉棍,让他又膨胀又火热的肉棍在我体内寸步难移。

  小开强行的抽动他那像烙铁一样的火热肉棍,烫的我脆弱的肉壁接近崩溃的边缘。

  小开像孩子一样,突然用嘴巴吭住我已经被他蹂躏了很久的乳头,然后突如其来的用牙齿轻轻的一咬。

  我的世界已经天崩地裂,随着小开的一次一插到底,我的肉壁紧紧的将小开的肉棍裹住,子宫口微微张开,瞬间涌出了大量的阴精。

  泄身之后,我虚弱的身躯渐渐酥软下来,头深深的向后仰起,翻了白眼,小开却丝毫没有饶过我的意思。

  借助的我的阴水拍打的趴趴作响,我双腿无力的分开,微微颤抖,随后不知道又承受了小开多久无情的摧残。

  最终伴随着小开抱着我娇软无力的身躯,一阵高频率疯狂猛烈的撞击,小开将龟头紧紧的定住我的子宫口不在动弹。

  我能感受到龟头在我体内微微的颤抖,随后猛烈的喷射冲击力,和滚烫的精液浇灌让我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经历了一次对我狠狠的占有之后,小开并没有立即放过我,而是让他那渐渐软下来的阴茎继续留在我的阴道里。

  他用双手包裹住我的乳房,不停的揉捏成各种形状,并且用嘴深深的堵住了我的嘴,最后来一个深深长久的吻。

  下体已经疲软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蘸着他的精液我的阴水最后还不忘不停的来回抽插。

  直到最后,在一次疲软的抽送中,我用阴道用力的挤压了一下,他那疲软的阴茎才伴随着他的精液我的阴水滑出了我的阴道。

  小开仍意犹未竟,吮吸我的舌头,一手揉捏我的乳房,另外一手企图再次将已经滑出我阴道的阴茎再次送回刚才他畅游的那片乐园。

  伴随着我两腿轻微的动弹,这次疯狂的出轨只能就此告终。

  小开压在我身上喘息,我也借此机会渐渐恢复体力,我轻轻的推了一下,小开躺在了我的旁边。

  我双脚着地打算站起来提起内裤,居然感觉两腿有些打飘。

  小开从背后抱住我,亲吻我的屁股,随后头转移到我的两腿之间,舔舐刚才我们两个交合的部位。

  我赶走小开的头,来不及清洗下体,赶紧穿上衣服准备离开。

  小开说干我的滋味真美,希望下次还有机会见识我那让人无法抗拒纯正黑色的小木耳。

  我则豁达的说出“小开啊,有些事情只发生过一次,就像没发生过一样,你别老放在心上”

  其实我的内心早就像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

  我的下体还残留这老郭以外男人的精液,它打湿了我的内裤和丝袜,我带着有点迷茫的大脑,有些打飘的双腿,天色已晚。

  如果就这样回家不被老郭发现,那下次的事,有机会再说吧!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