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张老汉的诱惑

张老汉的诱惑

日期:2017-09-17   来源:色撸撸帝国色情   点击:加载中

简述:

张老汉的诱惑(上)
我叫安新,大学毕业后,在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工作。星期天上午,我去找我的一位同学,在同学单位的门卫处,看门的老人接待了我,并告诉我,我的那位同学出去了,如果想见你的同学可以在这里等等。老人说着指了指门岗那间屋子。由于天热的缘故,我来到了室内。从老人把室内打扫得干干净净,桌子上椅子上都是一尘不染的样子就能看出,是个非常喜欢干净的老人。电扇转着,屋里很凉快,老人让我坐下来说话。

在我们的交谈中我知道我们来自同一个省的同一坐城市,老人是复员军人,被安排在这里工作。老人告诉我他姓张,今年56岁。

一米七多的个头,身体胖胖的,满头黑发,大眼睛,黑眉毛,国字脸,笑起来脸上有一对很好看的酒窝儿,胡子很少的他,说话时笑咪咪地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军人出生的他看起来身体很壮实。

由于老乡的缘故,很快就能沟通,说起话来也显得特别亲近。老张于我并排诶着坐下,左手放在我的肩上,将我的身子向他身上楼了楼,右手放在我的大腿上问我说:「你叫什么名字?你今年多大了?身高多少?身体有不多重?在什么单位工作?你结婚了吗?」等一系列问题。我告诉老张我叫安新,今年23岁,身高1米68,体重大约69公斤,在人事局工作,刚结婚才三个月,妻子在老家生活。停顿了一下我看着老张那慈祥的脸也问到:「您那?」

老张说:我的老伴和孩子都在老家生活,我的儿子和你的年龄差不多,我也和你一样妻子和孩子们都在老家生活,我也和你一样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哎」老张说着叹了口气接着说:「老乡啊!你知道吗,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是多么难受,多么叫人痛苦呀,你不准备让你的爱人来这里和你一起生活吗?如果可能的话,应该尽快地把她接来和你一块生活,勉得过着痛苦的两地分居生活」。我说:「我刚结婚,目前还没有考虑这个问题那,我想先把工作干好以后再慢慢说。」

老张的手拍了拍我的大腿,并把他的手放到我的私处笑着说:「过两地分居生活你的这个东西可要受罪呀」。老张说着并用手摩擦着,我顿时感到一阵阵酥痒迅速通过全身,本能的我将老张的手拿开。我虽然没有照镜子,但我明显地感到自己的脸上热辣辣的很红。我害羞得站起来想走。此时老张也站起来笑着说:「年轻人,怎么样受不了啦吧,以后有时间常到我这里来玩呀,我喜欢和你这个年轻人交往。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说着老张伸出手来和我握手。我不好意思地看着老张,和他握手告别,并且点头同意。

我回到住处后,老张的话,老张的动作叫我难以忘记。我给我的妻子商量,希望她也能来我这里工作。但是,她说她很留恋家乡,和她的父母,她希望我能调回她身边工作。由于生活在这坐城市,暂时还没有其他朋友,我平时忙于工作,但是遇着双休日,就只好来找我的同学聊天。

我又一次来到我同学单位的门卫时,看门的仍然是老张。老张见我来到,很热情地把我让到门岗他住的屋子。高兴地为我倒茶,还拿苹果给我吃。显得非常好客。几天不见,老张好象更加精神起来,边说话边为我削苹果,并说:「今天中午你在这里,咱们一起吃顿饭,我们叙一叙老乡情,你看怎么样?」我说:「我还是回去吃饭的好。」

老张说:「你我都是单身的汉子,你回去也得自己做饭吃,你今天来到我这里就象到自己的家里一样,再说你我也难得有个机会相聚,就在我这里吃吧,咱俩也在一块热热闹闹,高兴高兴地吃饭聊天不是很好吗。我们同是天涯伦落的人,相逢是缘,相识是缘,何必要走那。别客气,就这么定了。现在,我就去做饭,咱俩边做饭边吃饭边聊。」老张的诚心诚意挽留,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听老张的话,留在他这里吃饭啦,就这样我便和老张一起洗菜,一起做饭,一起边吃饭边聊。

吃过饭后,老张虽然和我诶着坐在一块,但并他并没有将手褡在我的肩上,而是握着我的手,显得很亲切的样子。给我讲起他的童年故事,他的军营生活,他的家乡,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他的人生,他的事业,他的理想,他的追求,以及他现在的壮况。

老张把我当成他的知心朋友一样向我讲述着他的一切。老张会声会色地讲着他自己的事,而且每一件事也都是我感兴趣的话题,他的话深深的吸引着我,我越听越想听,越听越喜欢听,好象抓住我的心里一样,使我完全陶醉在他的人生经历之中。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虽然老张再三挽留。但我想起上次他摸我的举动,让我好尴尬,好难看。所以,我还是恋恋不舍离开老张回到了我的住处。

我的大脑仍然处于老张的人生经历之中,虽然夜已经很深了,但我还是难以入眠。老张的苦乐人生象一幅幅图画展现在我的面前。通过对老张的了解,我发现我对老张有点崇拜,敬佩他有丰富的知识,热情开朗的性格,是位很不错的老人。我的父亲虽然和老张同岁但没有他的出生月份大,所以老张让我叫他张伯伯,由于是老乡的关系,又对我这么好,我就同意叫他张大伯。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又不由自主地向老张住的地方走去。当我来到老张住的屋里时,没有发现老张,但老张的卧室门开着,我往里看,发现老张在里面坐着抽烟。看到是我来了,老张站起来走到我跟前,就把我拥抱住,手拍着我的后背激动地说:「你来了,孩子。我好想你呀,我的小老乡。」老张突然拥抱我使我没有想到的,我想推开他,但是他把我抱得是那么紧。这时,我没有把他推开,老张反尔把我按倒在他的床上。爬在我的身上,他的手由我的头开始向下抚摸着,而且很快就摸到我的鸡鸡。

由于是夏天只穿着一条裤子,隔着这么一层布摸着,我顿时感到浑身有一股热流迅速通过全身,那种说不出的感觉,便无法控制自己,慢慢地我感到我的鸡鸡在老张的摸抚下开始变得坚硬起来。浑身也开始紧张燥动不安,和老张一样紧张地大口呼吸热气,我也在老张的抚摸下瘫软在床上,失去了反抗的能力,闭着眼睛,任由老张把我裤子前门的拉链拉开。此时我感到我的鸡鸡进入了一个温热湿滑的地方。

我睁开眼,抬起头一看。老张竟然把我的鸡鸡含在他的口中,而且还有滋有味舔着吸着吃着,我奋力地扭动着身子,想把我的鸡鸡从他的口中摆脱出来。但老张却用力地压着我的双腿,手握着鸡鸡的根部,快速地吸着。看到老张的举动,我心里由开始抚摸着的舒服感,到现在的心理不能接受,老张这样吸吮我。

但我又无法阻止,我看着老张兴致勃勃地吮吸,鸡鸡在他的口中有节奏地进进出出,鸡鸡的包皮也一会上来下去地配合着老张的唇上下套弄着,老张津津有味地吮吸,加上视觉的冲击,浑身变得麻酥酥的我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任由老张吮吸我的鸡鸡。

在老张快速地套弄下我的腰眼一松,精液从鸡鸡眼中喷射而出。而且完全射在老张的口中,射完精后,我感到全身紧张的神经完全松弛下来,躺在床上。此时的老张又舔了舔软下来的鸡鸡后,将我的鸡鸡放回,拉好裤的拉链。也爬上床和我并排躺着。

老张爬在我的身边,抚摸着我的脸,显得很满意地样子说:「真舒服呀,好长时间没有吃到鸡鸡啦,今天我真是太幸福啦,你射得那么多,多么稠,吃得好过瘾那。也多亏了你呀,我的孩子,我得好好谢谢你,是你把我这病治好啦,我现在感觉身体好轻松,舒服多啦。」

老张说着将手放在我的胸上又说:「怎么样,你舒服吗?」。

我本来就感到很委曲,听着老张这样问我,我也很不客气地说:「你这个人也真是的,也不和人家商量商量,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这样做,就强行做了,你叫我怎么说你才好那。」说着我心里难过地流下眼泪,老张看到我眼泪都流下啦。就用手为我擦着眼泪,并且安慰着我说:「孩子,你别生气,都是我不好。我不该从见到你第一天起我就喜欢上了你。你这张好看的脸,和你的身材,你的年龄,你的气质,你的皮肤,你说话的声音,你的举止都是那样深深地迷恋着我。叫我吃不好饭,睡不香觉。我这几天就象生了病似的一直在想着你,我想拥有你,但又无法见到你。让我高兴的是你今天终于来到我的身边。看到你,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和强烈的欲望,在没有取得你同意的情况下就强行做了,请你愿凉我的冲动好吗。我从中学时代就喜欢男人,愿意和男人交往,愿意看男人的鸡鸡。

后来我只要是我看上的男人就和他做,也有好几个男人喜欢上我,我们之间保持着长时间的来往,而且关系很密切。虽然我和妻子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但我的性生活是满足的。如果你喜欢我,需要我,我随时都可以满足你的需求。我的口技很好,后面也很暖热,很紧的。这样我们就不会有性的压抑感,可以有效地缓解性的压抑。

其实有规律地释放,对人的身体和心里都是有好处的。可以吃得好,睡得香。工作也能静下心来全身投入。我今天为你做了,你以后考虑考虑再说吧,你不喜欢男人我也不勉强,这是个性的取向问题。可能会对以后你们的夫妻生活有影响,你要考虑清楚。」老张说完后走出卧室,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感到大脑一片空白。老张做好饭后将我叫起,手拍着我的肩说:「还在生我的气吗?」。老张这么一说,我感到又是一阵的委曲,难过地又流出了泪说:「只是太突然了,我的心里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被你……」

我正说着老张抱着我用那热辣辣的嘴唇吻着我的脸并用舌头舔我脸上的泪说:「请愿凉我的冲动,都是我不好,使你的身心受到了伤害。你看我老伯给你做什么好吃的。说着老张拉起我走向餐桌一起吃饭。

回到我的住处后,躺在床上老张那魁伟的身材,和蔼可亲的面容,笑起来脸蛋上那一对好看的酒窝儿,是那样地迷人。他的慈祥,他的宽容,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前晃动着。每当凌晨尿意使鸡鸡勃起时,老张用口吮吸的动作,就会占据我的头脑,使我热血飞腾,激情澎湃,浑身燥热,口干难奈,不能自我。此时,回味着老张的话,也感到有一定的道理。从此,老张的身影,老张的话,老张的动作,在深深地影响着我,迷惑着我,吸引着我,也在慢慢地改变着我。老张成了我日夜挥之不去的影子,无时无刻都在缠绕着我。我曾多次地告诫自已,不要被老张的动作和语言所左右,要正视自己,正视现实,千万不能走老张的路,那是一条什么样的路,自已应该是清楚的。

然而,我感到这个星期过得是那么地慢长。当我起床后,漱洗打扮结束后,我的腿不由自主地神使鬼差地向着老张工作的地方走去。

张老汉的诱惑(中)

我又一次来到老张的住处,老张还在卧室里睡觉,不时地发着轻微地鼻声。我坐在床边看这老张仰躺着那慈祥的面容,听着老张那均称的鼻声。由于天热,老张上身裸露着,宽大的胸膛上白白净净的,浅红色的乳头大而圆晕,随着均匀的呼吸腹部在上下起落着。肥胖的肚子上搭着一条浴巾,下身穿着一条土灰色肥大短裤,粗壮结实的双腿伸展着躺在那里。看到老张睡得正香,我本不想打搅他。

然而,正当我要起身时。老张却睁开了眼,看到我坐在他的身边,起身就抱着我,让我和他并排躺在床上,老张也随势翻过身,爬在我的身上。将嘴唇放在我的额上亲吻着,老张的双手抚摸着我头,我的耳朵,我的脸。

老张的嘴唇呼吸着热气,温热的唇从我的额头上慢慢地,一点点地向我的唇游来,浑身紧张的我,颤抖起来,一阵阵的燥热使我感到全身象着了火似地燃烧起来,正当我感到口干舌燥的时候,老张那火热的唇已经贴在我干燥的唇上,温湿的舌头正舔着我的唇,并伸向我的口腔。

老张此时变得狂热起来,舌头在我的嘴里快速搅动的同时,他的手也在快速地解开我衣服的扣子。当我的上身完全裸露时,老张的唇顺着我的脖颈往下亲吻着我的乳头,我的胸,我的肚脐眼。随着老张快速地往下吻着,我的裤子连同我的裤衩都被他一一脱了个精光。

此时,我的鸡鸡已经被老张握在手中,老张的唇在鸡鸡的根部吻着并将蛋蛋含在口中快速地吸吮着,随着两颗蛋蛋在老张口中一出一进变换的时候,老张的手也在上下套弄着我的鸡鸡。正当我感到热血沸腾的时候老张已把鸡鸡完全含在他的口中,舌头也在不停地一下一下地舔弄着。

强烈地刺激使我欲罢不能,欲恨不成左右摇摆着身子。我越来越感到老张嘴里湿滑和发热,我的鸡鸡在老张的口中也在快速地澎涨着,伸长着。我无法抗拒老张舔弄给我带来如此强烈刺激,也禁不住地用手抚摸着老张的头帮助他加速地上下运动着,随着运动频率地加快,鸡鸡在猛烈地刺激下变得越来越火热,越来越光溜象要在老张口中溶化似的。

此时,我用劲地按住老张的头不让他动的同时鸡鸡在老张口中快速地跳动着播射着,直至射精结束我的手才松开按着老张的头。

老张将精液全部咽下后,又尽情地吮了一会鸡鸡直至完全软缩下来。才恋恋不舍地将鸡鸡从口中吐出,慢慢地爬上来,嘴唇贴在我的耳朵旁轻声地说:「我游泳回来小睡一会儿,没想到你就来了,真让我高兴。孩子,我一看见你我就有种强烈的欲望和冲动,就想和你做,你太让我迷恋了,我这是又过瘾又舒服。孩子你怎样还好吗?你喜欢吗?舒服不?」。

兴致未尽的我听着老张那亲切的话语同时,老张也脱得一丝不挂紧紧地拥抱着我,老张和我胸贴着胸,又将我的双腿夹在他的双腿之间。然后手在我的屁股上抚摸着,并使我的下部紧紧地贴着他的那个地方。这样我就和老张肚子贴着肚子,阴部贴着阴部,他的大腿夹着我的大腿。紧紧地相拥使我感到肌肉相触的美妙,而紧张地喘着粗气。

老张也喘息着热气脸贴着我的脸说:「孩子,男人和男人的身体相拥是很快活的事,你也体验到了,只是你的思想认识还没有到这上面来。其实,男人和男人一样可以有爱,可以有情,可以身体上的接触和交流。不过是建立在不影响个人的爱情,婚姻,家庭,事业的基础上。不影响你的爱人和我的妻子之上的。我和你之间的身体的交流只是在填补我们和妻子两地分居的缺憾,与我们各自的爱各自的老婆并不矛盾。你说是吧我的乖孩子。这就是我喜欢你,爱你的原因,也是我对男人之间相爱的个人关点」。老张说着用手摸着我的脸。

我听着老张说的话,心里虽然感到很矛盾,在和老张接触的过程中,老张虽然很大胆,很鲁莽,虽然没有达到我的同意做事,但这也正是老张的个性。老张这种做法确实给我的肉体带来极大的快感,只是做过后自已有些失落感,心里有些空虚罢啦,所以我在困惑之中。

我将头往下移了移,嘴吻着老张的脖颈说:「我从来没有和男人在这方面做过,和你认识以后这是头一回。只是来的太突然,我真的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不过你的卤莽行为已经深深地影响了我,也在慢慢地改变我对你的认识。由开始的不理解,到现在能够接受。

由最初的恨你到目前喜欢你,我发现我越来越需要,喜欢你,离不开你。就在你拥抱我的那一瞬间,我强烈地体验出两个相裸的男人,特别是比自已年龄大得多的男人相拥,那种感觉是其它无法替代的。我虽然不能接受你刚才所说的话,但是,你的容貌,你的行为,你的身体,你的性格,改变了我,使我完全能够接纳你。你温热的唇,宽阔的胸脯是我温柔的港湾。我爱你伯伯,从今天起,我不忙的时候就会经常来你这里的,你不会烦我吧?」。

老张将我的头托起,用他那温热的唇在我唇上猛地亲了一下,就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谁也不说一句话,就这样静静地抱着,品味着肉体与肉体相触的滋味,享受着肌肤相亲的美好感觉。

老张就这样抱着我,相互都能感到俩颗心的跳动,我想也许这就是俩个男人之间的心灵相通,才产生心灵上的共鸣,才这样坦诚相见,才这样相亲相爱。现在我明白为什么老张会那样地想拥有我,我也明白为什么我目前多么需要老张的相拥和抚摸。当我想到这里时,我感到老张的手从我的后背滑向我的小腹,由于我和老张的下部紧紧相贴,老张就将两个都是坚硬的鸡鸡握在手中。

尔后老张握着我的手,诱着我从他的头部开始,慢慢地向他的眉毛,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脸,他的唇一点点地抚摸着。往下再往下顺着他的脖颈,他的乳头,他的腹部抚摸着。抚模所产生的快感使我俩的鸡鸡都在坚挺地顶着对方。当我的手接近他的肚脐,顺着小腹摸到阴毛时老张的喘气声变得也越来越快,就在老张紧张地喘着粗气的时候,他将我的手一下子就放在他的鸡鸡上,让我的手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也一并握着我的手引导着上下撸着。当我握着老张的鸡鸡时,我的身体紧张得一阵颤抖。他的粗大,他的坚硬,他的热度,都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摸别人的鸡鸡,在平时连看别人的都不好意思,更并说握在手中,还是这么粗壮坚挺。我握着老张的同时老张也在握着我。摩擦产生的快感使我不由自主地将唇贴在老张的唇上,老张也迅速地把舌头伸向我的口中。

我不喜欢抽烟,对抽烟的人的气味很烦感。也不知是喜欢老张的原故,还是的肉体相触,我俩的热吻使我感到是那样地妙不可言。而老张那口中的烟味好象正是我需要的那样,我慢慢地吸着,细细地品味着那能迅速激起我的欲望的味道,那味道诱惑着我,使我不愿意离开老张那温热的唇。

我今天来的时候特意给老张带来了五条好的香烟,给我爱我喜欢我的人抽。我知道我已经被老张所吸引,老张也真正把我引入到他的怀抱,成为他的人。我也真正体验到和老张在一起的欢乐与幸福,我已适应老张那快速地,让你没有思想准备的爱的举动,也正是他那种举动才能迅速激起我的欲望。

此时的老张在我俩相拥相亲相摸所产生的冲动下,迫不及待地翻起身来,跪在床上,将我的屁股抱起搂住。将大口的唾液摸在我的屁眼上并将手指头伸到里面搅动着,我感到一种温湿滑润的东西滑入,顿时产生一阵阵麻酥酥热辣辣痒痒的感觉。但是很快就又一种热的硬物使劲地顶着,我奋力地迎着。随着硬顶地深入,我感到屁眼一阵阵地涨痛,越来越痛优如撕裂一般疼痛。我终于坚持不住爬在床上。

这时,正在兴头上的老张将我重新抱起。将一种光滑的东西摸在我的屁眼上和他的鸡鸡上,再次顶着我。然而无论如何用劲顶,都无法进入。累得满身流汗的老张终于把我的屁眼顶得撕裂而流出血来。此时的老张也快活地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疼痛的我感到一股股热的液体喷泄在我撕裂疼痛的地方。疼痛难奈的我再也坚持不住爬在床上痛苦地流着眼泪。

老张移动着身体将我抱住,很心疼地为我擦着泪说:「孩子,都是我不好,我只是太冲动了,太想插到里面,没有想到你是我接触到的最紧最小的男人啦。你打我,你骂我好啦。我知道你的情况后,我今后就不会再做你的后面,请相信我,我亲爱的孩子。」老张边说边用卫生纸擦拭那里的血和液体。

无论老张怎么说,我那里还是疼得专心。老张擦拭干净,给我穿上衣服后。我伤心地起来就要走,老张抱着我怎么说怎么挽留,我都不能理解他,我用力地推开他,迈着小步离开老张,坐上出租车走向我的住处。

连续几天的疼痛今天终于好啦,我也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下班回到住处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想着老张,几天没有见他,也不知他怎么样。他虽然把我弄得很疼都流出血来,方便的时候又是那样地难奈,很恨他。但又想到他把我抱在怀里高兴地样子,那样地亲我,那样地爱我,又是那样地需要我,我想我现在的身体已经好了,我应该原凉他,他也是在兴奋的头上,不能控制自已才那样的,不能完全怪罪他。

我想我应该去看看他老人家。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我想这会是谁那。

张老汉的诱惑(下)

我从床上起来走向门口,打开门让我惊喜的是,敲门的不是别人正是我日思夜想的老张。

老张穿着洁白衬衣,毕挺的浅灰色裤子,打着外出腰,挺着大肚子,两手提着东西,微笑着站在那里,显得特别有气质。看到老张那魁伟的身材,那微笑着的脸,我心里也说不清是恨他还是爱他,只感到鼻子一酸,泪就涌了出来。我转身走到床边爬在那里,感到很委曲。老张进屋后把带来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关好屋门,来到床前。把我抱在他的怀里,将我的头靠在他的胸膛上,手抚摸着我的头,看着我为我擦着眼泪。在老张为我擦泪的时候,我看到老张的脸上也流着泪。我伸出手来抚摸着老张的脸,几天不见老张显得有点憔悴。见老张那样我的心里又是一阵酸楚,泪再一次从眼中涌出。老张看着我的样子用嘴唇吻着额,吻着我的泪说:「乖孩子不要再难过了,都是伯伯不好,原凉我好了,你看我给你带来什么好吃的」。

老张说着就从桌子上的包里拿出来一袋东西,我一看是刻好的西瓜子仁,满满一盒子。老张说:「我伤害了你,使你心里难受。我天天想你,又不能来看你,我知道你喜欢吃这瓜子仁就买来,坐在那里整天用嘴刻成仁,这样你就吃的方便。」我看着老张带来这么多他亲吻过的瓜子仁,我想那瓜子仁上面也一定留有老张那我喜欢的烟味,那是诱发我刺激我性欲的味道。

看着老张那显得苍老的面容,我可以想象老张是多么地想念我,他不能把我拥入怀中,他就只有把对我的思念都集中在这瓜子仁上面,要刻这么多瓜子仁是要花费多长时间呀。

老张接着又说:「今天总算盼到周未,我就赶来看你,我把做好的饭菜都带来了,咱俩吃饭吧。」

我很受感动地在老张怀里,往他的身上靠了靠说:「伯伯今天晚上你就不要走了好吗,我好想躺在你的怀里,想让你搂着我,我好孤独呀,我好想和你在一起。」老张听我说着,把我搂得紧紧将脸贴在我的脸上深情地说到:「伯伯这几天来也好想你呀,你今晚不让我走,我就留下来,我听你的。不过现在咱们得吃饭,得先填饱肚子。」

老张说着就拉着我坐在桌前,把带来的菜一一摆在桌子上,将保温桶内的大米盛在碗里,斟上酒说:「咱爷俩今晚又团聚了,来咱们干了这一杯。」我平时不喝酒,但这是老张的心意,也跟着喝了三杯后就把酒拿了下来,不让老张喝。老张也明白我的意识就乖乖地说:「今天来到我孩子这里就听孩子的话,不喝了」。

老张说完就忙着往我碗里夹菜,我也忙向老张碗里夹。我看老张高兴地样子,我心里也不知有多快乐。

吃过饭后老张就主动去洗刷碗筷,我就将洗澡水温调好,好让老张在我这里痛痛快快地泡个澡。

老张泡澡的过程我将我的床重新铺了一遍,把我平时用的脏床单,毛巾被,枕头巾都换上干净的,一切弄好后。老张裸着身子就来到了我的面前,看我坐在床上等着他老张来到我身旁,就迅速将我抱住放在床上,迫不及待地把我脱得一丝不挂。站在床下的老张一下子将我推倒在床上。俯下身子,立刻把我的鸡鸡含在口中,快速地亲吻着我,在他迅猛激烈的动作刺激下,我早已激情澎湃,热血沸腾,激动不已。

老张狂吻一阵之后,爬上床来,手握着他早已是坚硬的鸡鸡对着我的嘴唇,就往下压,在他的奋力顶压下,我的口也不由自主地张开迎接着鸡鸡的插入,随着插入的深入,立刻涨满我的口腔,我的大脑,我的思想。

自从老张吮吸我的鸡鸡以来,我想老张早晚要将他那鸡鸡插入我的口中,让我吸吮,并要将精液射在我的口中。没有想来的这么快,这么猛,叫我使料不及。以前我从未想到过,也没有听说过,更没有见到过用嘴含大人的鸡鸡,甚至认为那是不卫生的。现在我对老张吮我的鸡鸡还吃精液,思想还存在着疑虑。老张将鸡鸡插入我的口中后,就开始疯狂地上下运动奋力地抽插起来。肥胖的肚皮拍打着我的眼睛鼻子和脸。两个蛋蛋敲击着我的脖颈和下巴,蓬松的阴毛擦着我的面部。我用双手托着老张的下部来减缓冲撞,然而,老张并没有意识到我的用意,凡尔加紧了速度。就在我难以承受的时候。老张却猛地往下一压,静止不动了。

我只听到老张口中发出一阵阵「啊,啊」声音。此时随着声音的发出,老张的鸡鸡就在我的口中跳动起来,我的喉咙深处也感到一阵阵地刺痒,而咽入肚内。我知道那是精液在我口中播射,然而一阵阵的射击结束后我也未能体味出精液的味道来。

射完精后的老张正要将鸡鸡从我的口中拿出时,我阻止了老张,我想要好好看看,好好品品这优物。我手握着即将疲软的鸡鸡吮舔着品味着鸡鸡的滋味和精液的味道。当我把老张粗大的鸡鸡的包皮撸下后才知道,他那暗红色的龟头是那样地大,大得象个大蘑菇似的,随着我的舔弄勃起后的鸡鸡更家坚硬粗大,中间还向上弯曲着。我长这么大还是这么近的距离看一个男人的勃起的大鸡鸡,而且又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的鸡鸡。这时我想到如此大的鸡鸡怎么能插入我那么小的屁眼那,怪不得撕裂出血那。老张的蛋蛋也大大的,下垂得很,两个球球大大地握在手中心中感到很是舒坦。

我的疑虑打消之后,尽情地玩着,这温热的,能大能小,能粗能细,能软会硬,还会出水的优物。

正当我欣赏老张的鸡鸡和蛋蛋时,老张急不可奈地示意我,转过身来。老张快速地将我的鸡鸡含在口中。

我想为什么老张遇到我,喜欢上我,为什么会那么急不可待,不由分说地将我的鸡鸡含在口中。现在我才明白将这温热滑润的东西含在口中吮吸给全身心带来的感觉竟是如此的美妙不可言语。

我看着吮吸着迷恋着老张的鸡鸡,品味着鸡鸡的味道,享受着鸡鸡在口中给全身心带来的愉悦。我专心致致地快速地舔弄着,从阴毛和鸡鸡的根部到冠状沟处我都细致地舔着。细细地品赏着精液的味道和体验着鸡鸡在口腔中喷射的妙处和精液刺激的快感。完全疲软下来的鸡鸡失去了他的雄风,我这才将他全部纳入口中包括毛毛和蛋蛋,吮着吸着,滑溜溜的在口中又是另一种奇妙舒心的感觉。

兴致不减的老张跪在床上,把他的屁股给我让我插,他说他要享受被插的快感。这也是我从未体验过的,当我看到老张的那暗红色稍带点粉红的绉绉的,周围有不少毛毛的屁眼,很快就吸引了我。使我迅速产生要插入的强烈欲望。老张将那光滑的东西擦抹在他的那屁眼上面,也涂抹在我鸡鸡的龟头上,他的手握着我的鸡鸡对准那神秘的地方,轻轻一顶就顺利地滑入,稍一用力就连根进去。随着滑入的刺激所带来热辣辣麻酥酥的感觉迅速通过我的全身。屁眼的暖热和紧握度使我不停地抽插摇摆着。老张也发出和我抽插一致的呻吟。

一阵猛烈的抽插后,老张示意我停了下来。只见他仰躺着,分开双腿,抓住我的鸡鸡就导入进去,当我快速地进出时,老张变得疯狂起来,左右摇摆着身体,欲生欲死地呻吟着,喊叫着并用手扒着我的屁股喊叫着:「用力,我的孩子,快点,快点,用力。」老张喊叫的同时将他握着鸡鸡的手,松开抓住我的手,让我的手握着他那坚硬如铁滚烫的鸡鸡,并伴随着有力的抽插一起套弄着。双重并举的我受不了老张那狂呼乱叫和那醉人的呻吟,还有他那诱人的摆动着的肉体,使我忍不住快速地抽插,摩擦带来的快感和握力所产生的热度,伴随着老张那「啊,啊」的呼叫声我便一泄如注。

随着鸡鸡在屁眼内播射结束,我爬在老张那燃烧着的肚子上。老张将我紧紧地抱住将舌头伸入我的口中,尽情的吻着。

老张似乎还没有尽兴,他狂吻我的同时还紧紧地抱着我的屁股不让鸡鸡从里面出来,并说:「孩子,我都几天没有尽兴了,今天夜里你就让我彻底尽兴。咱俩继续玩,弄个痛快,快动起来,加油。」

老张这么一说我只感到我的鸡鸡在老张的体内快速地澎涨着,坚硬着。此时老张也摆动着身体,我配合着老张快速地抽插研磨。经过二十多分钟地疯狂操弄,终于在老张的狂呼乱叫中我和老张一起射了出来而结束。

当我醒来时,窗子已放亮。此时老张裸着身子从卫生间出来就爬在我的腿上将我的鸡鸡纳入口中,一阵狂吸之后,我便射了。老张将精液咽下后,把鸡鸡舔了又舔这才爬到我身边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显得很舒服的样子说:「昨天晚上虽玩得很尽性,但没有吃到精液,一直觉得少了点什么似的,看你酲了就禁不住地吃了,哎,总算过瘾了。」

老张说着将我抱在他的身上,在我的唇上亲了一下接着说:「我在中学时,有个比我大的男孩教会我以后,我就养成爱吃鸡鸡的习贯,一直保持到现在。我喜欢爱的激烈,爱的凶猛,痛痛快快,淋漓尽致。这也成了我的爱好,我这爱好也影响到了你。开始你可能不适应,我想你以后会慢慢适应的。

我从青年时期到现在性欲一直都比较强。现在我两天不射一次,就得用手撸出来,已成习惯。我看见你,第一次你没有表示强烈反对,所以才有今天我们相亲相爱,相濡以沫,相拥而眠,溶为一体的结果。

你现在正年轻,身体好,皮肤也白嫩,细腻有光泽,你性情温顺,有知识,是我喜欢的。」

我听了老张坦诚相见的话,也很激动地说:「其实,我的性格很」随和。我在和男人之间的交往中都是学习,工作,事业上的朋友,知已。对同龄的男人之间相互尊重,对中老年男人或是敬重或是敬仰,从来也没有谁对我或我对谁表示出超过正常的关系,更没有性的暗示。我遇到了你,是你改变了我,使我充分认识到而且真实地体验到男人与男人之间无论是年龄差距有多么大,只要是双方身体健康,兴趣相投,志同道合,两性相悦就能产生出和女人一样的感觉,一样的美妙。而且在某些方面又不于女性的感觉。」

我用手摸着老张的脸说:「是你诱惑我,把我诱到你身上的,你真坏。」老张笑着说:「是我的错我承认,也怨我,我对不起你。不过你要相信缘份,我们是有缘份的人,所以,我们俩人才能走到一起来,我们各自的妻子又都不在身边,在性的方面我们都需要。如果不在一起你就会手淫,那样你就会有失落感,就会孤独,就会后悔。但是男人之间相爱要有尺度,要掌握分寸,千万不能偏离人生的正常生活轨道。」

老张说的话我相信,因为我相信缘份。世界上那么多人我都没有遇上,偏偏就在这个城市里认识了老张。一个省的而且又是一个城市的,他的性取向又很容易诱惑了我。在老张的诱惑下,我真正地体验到男人之间的爱和情。老张的身体好,喜欢早晨早早起床到湖里游泳,围绕着公园跑步等健身活动,我喜欢上老张之后也和他一样早睡早起锻练身体。

从此,我和老张这个老乡,成了生活上的叔伯关系,性生活的伙伴。

后记

我和老张相识以后,我俩只要有时间不论是我到他那里,还是他来我这里。睡觉时我们都是拥抱着,他的手爱握着我的鸡鸡,我的手也爱握着他的鸡鸡而眠。

而且我也越来越喜欢老张,我愿意吻老张的唇,喜欢他的烟味,那烟味诱着我不停地吸着他的唇他的舌。我喜欢他身体的味道,他的鸡鸡更是诱惑着我,我俩在一起时,不是把玩在手中就是在口中舔弄。他的后面是我温馨的港湾。老张也同样迷恋着我的身体,不能离开我。

老张也试图插了几次我的屁眼,我也想享受被插的感觉,而极力配合,都因我的小,他的大,而没有插入进去,再加上老张把我当作最亲密的人那样爱怜着我。我和老张一直相亲相爱整整四年,只到他六十岁退休返回老家。我和老张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不可否认的是,是老张一点点诱惑我走进了男人相爱的世界里,偿到了男人之间相爱的乐趣,不过我始终遵照老张的说的原则,没有偏离人生的正常生活轨道,把男人的情爱当作性生活的补充。这四年的时间里,我和老张一同回乡探亲,一同返回。各自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勤奋工作着,我们小心地处事生活,没有影响到任何人和事。老张在性事上粗鲁些,也正是我喜欢的,我需要的,渴望的。


相关链接:上一篇:女警性奴(第一部)全 下一篇:我的美丽人生
评论加载中..